每年各獎項頒佈後,我往往會到個人意見的部落格中,看一看關於走紅毯大道的衣著論述。

我個人並不是很關注兩岸三地哪些電影的得獎數,而是在這個時期會有許多好看且重要的金馬影展

例如這次金馬影展中,由波蘭導演羅曼波蘭斯基改編英國作家哈代作品的好萊塢成名作《黛絲姑娘》,導演以極度精緻的典雅寫實手法,重現英國傳統禮教體制對女性地位的壓抑,以及弱勢女性隨波逐流、以生命作為反抗代價的無奈宿命。導演將這部片獻給一九六九年遭謀殺的妻子莎朗塔特,她生前深信丈夫會把這部小說拍成電影。

安哲羅普洛斯「巴爾幹三部曲」的第一部《鸛鳥踟躕》透過記者追蹤神秘政治家身分,為自己父親當年落難無法歸鄉聲張正義,同時更關懷巴爾幹邊界區的混亂局勢、民族隔閡和文化衝突,透過外在地理疆界和內在心理隔閡,探索人際關係自內而外可能咫尺天涯的矛盾距離。

還有被譽為廿世紀最偉大的導演之一的塔可夫斯基所拍攝的《塔可夫斯基的一天》,以風格獨樹的長鏡頭美學體現了電影藝術的時空極致,也因政治因素而流亡海外多年,也更加深了作品的濃重鄉愁與神秘色彩。全片融合大量手記、圖稿、工作日誌、電影片段以及珍貴的訪談,導演不僅重新回顧了塔可夫斯基創作的本質與精神源頭,也更進一步帶領觀眾貼近大師身旁,看見他與家人互動的親密片刻,以及纏綿病榻卻仍堅持完成遺作《犧牲》的工作現場。塔可夫斯基雕刻時光的軌跡,終於在克里斯馬克的記錄中留下了最初也最終的回顧與印記。

這幾部電影讓我掙扎著該如何排下時間表去欣賞好電影呢?

 








 

(圖片引用自台北電影節)

然而,我在這次金馬獎的消息中,看到一個不同的生命訊息,是一位女性在關鍵時刻所做的每一個決定~

10年前,桂綸鎂高中剛畢業,因為「藍色大門」一炮而紅,事業如日中天之際,桂綸鎂卻選擇回到校園完成大學學業。

爾後面臨淡江法文系跟北藝大戲劇系之間的抉擇時,當時桂綸鎂聽取了易智言導演的建議:「表演不一定要學,學了不知道好或不好,但是念法文系是對一個國家的認識,了解一個國家的語言、文化與歷史。

學業完成後選擇到法國經歷了自由的留學生活,返回台灣與周杰倫合作「不能說的秘密」,當時眾多的經紀公司等待著與她簽約,為她鋪設好一條巨星之路。

然而,她在深刻思考後選擇全部捨棄,往實力派的演員之路前進。

在電影「龍門飛甲」成為滿臉刺青的韃靼女,在「女朋友男朋友」電影裡精準詮釋了3個成長階段的細膩情感。

我在這位女性的決定中,看到在財富名利的光環誘惑下仍選擇一條堅定的道路,讓我深深地感動,也相信她的身邊必有智慧之師引領著她的道路。

這個實至名歸的獎項不只是演技,而是對生命經營的眼光與角度,還有專注!

 

 

創作者介紹

米家的慢走與樂活

Michelle 米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