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錄自1.0與新2.0老師熱烈的對話不同思考的相互影響~

 

:在你心目中,老師是壓迫者嗎?

:老師是被壓迫的,但同時也是被壓迫而去壓迫。

 

:老師有責任嗎?

:如果老師有覺醒什麼是責任

 

:不覺醒的沒有責任嗎?

:通常知識缺乏者不會認為自己被壓迫,也可能不知道其實自己就是壓迫者。

為了在制度裹生存,本意上是為學生好而不知道自己正在壓迫學生。但也可能需要反省自認為學識充足,卻仍走不出自我限制與工作的本質....因為老師本身在當學生時被壓迫太久

 

:覺醒又怎樣?

:覺醒者知道自己必須從壓迫和被壓迫的的關係中走出來。

坦白說,我對部分的老師不予厚望,他們被訓練成為維持社會的機器。制度的本質是為當權者服務,將被教育者訓練成服從者,而非生命連動的相互關懷。獨立思考與批判態度在此制度會被邊緣化,因為不利於當下社會的生存。

現今選擇教師的教育制度與方式,是否能令老師做到重新思考社會呢?有多少老師覺得這些是問題可能是自己的問題呢?教師界有許多思考者,但是被動的更多。

 

:有沒有解決的辦法?

:它的困難在於我們可能仍未弄清楚制度中各有各的角色,彼此間的權力關係? 壓迫是什麼?「辯證」才有務實的出路。

具體的壓迫來自制度,問題具體化也需要與不同角色做連結,借行動擴展各界對教育與政治上游發展的思想革命。

「壓迫」這個名詞是許多問題的結合,是權力與各群眾之間的互動。現今最大的壓迫是我們思考空間、竭盡所能的削弱辯證能力。

唯有正視我們對許多問題不夠了解,坐下來研究才能連結更大力量,根本地面對問題。

 

於是1.0教師決定成為新1.0的思考者邁向2.0的世代

 

後記: 總想到新一點靈的眼藥水廣告,真心希望,覺醒的老師帶來思考,洗淨擦亮我們的雙眼

 

 

 

創作者介紹

米家的慢走與樂活

Mich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