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立體圖

《津輕中文譯本,由城邦馬可孛羅文化發行,於9月11日出版

詳細資訊連結: Link !

 

太宰治一生中最重要的旅行隨筆的《津輕》被譽為太宰治的最高傑作,是評價極高的一部作品,評論家稱它為映照作家一生內心風景的最高傑作。

日本最北端的青森縣西北地區,古稱「津輕」,金木町,是津輕三味線的始祖仁太坊以及太宰治的故鄉。

樸實的北方城市,流露著津輕人們堅韌的性格。芦野公園漫步、遍地白雪的奧津輕之冬,走訪日本青森可以來場太宰治文學訪道旅行,思索文學家的內心領域。

 

太宰治(だざいおさむ)的文學作品總是帶給人「苦悶」的印象,他對故鄉「津輕」的感情是複雜的。

出身於地主人家的太宰治因反對封建地主制,在東京就讀大學時與家裡斷絶了一切關係,既愛也恨是太宰治對家鄉的唯一描述。

太宰治為人所知的就是終其一生都希望逃離故鄉,逃離代表「父權」象徵的父親與兄長,然而這樣的「津輕」卻是太宰文學與創作的起點。

1944年太宰治應小山書店編輯的邀稿,回到了出生地,以所見所聞兼回憶寫出《津輕》,描述津輕地方的人文、景觀、風俗與生活型態。

不少人日後跟隨著這本書一探津輕的魅力可說是20世紀初期的「津軽の歩き方」,而這本書的價值也成為考察當時津輕地區風俗民情的鄉土誌。

 

IMG_9309

 

34歲的太宰治踏上了前往故鄉青森縣津輕地區的旅程,在《津輕》中,對蘆野公園站,他如此描寫道:「如此恬靜悠然的小站,全國罕有。」對於從小生長於此的太宰治來說,蘆野公園充滿了兒時回憶。

春末夏初的深浦,日落時分氣溫仍低,少了同伴的隨行,太宰治一人獨自搭著五能線列車至此

看見寂靜的村落,漁夫家裡倒吊著準備瀝乾的潛水服,望著當日被密雲覆蓋的日本海,孤獨陰沉的感受,因而思念在東京生病的孩子與妻子所引發的鄉愁思緒。

津輕是日本的酷寒地帶,而津輕海峽是令人難以捉摸的海峽~才剛搭船渡過海峽,下一刻回首即發現海峽已開始結冰,無法再回頭......這樣的光景,彷彿描述著離鄉後再也無法重返故鄉的太宰治。

然而,這次的返鄉,某種程度上就像是太宰治重新踏上那結冰的海面,仰頭看著一道道各種形狀的美麗雪花!

重返睽違已久的故鄉,太宰治戰兢地打開潘朵拉的盒子,回顧純真的少年時光並與至交故人重逢,踏上《津輕》故土的太宰治是如此率性而真實。 

 

P1120800

 

在《津輕》最後真情流露的太宰治,近乎執念地四處尋找兒時猶如母親般哺育自己成長的女傭阿竹。 

「 這次來到津輕,有一個人我無論如何希望能跟她見一面。我把她當做自己的母親。雖然將近三十年沒見面,我並沒有忘記她的長相。我的一生或許可以說是由她確定的......

我母親體弱多病,所以我沒喝過一滴母乳。一出生馬上就讓奶媽抱著,到了三歲會搖搖晃晃站起來走路的時候告別奶媽。取代那奶媽受雇來哄我的保母就是阿竹......

某一天早上,我突然醒來呼叫阿竹,可是阿竹沒來。我內心一震,憑直覺知道有什麼事發生了。我放聲大哭。阿竹不在!阿竹不在!

我有如肝腸寸斷,哭得很傷心。那之後二、三天,我一直抽抽搭搭不停啜泣。就是到現在,我依然無法忘卻那時的痛苦。

從三歲到八歲,我一直由阿竹撫育.........說到故鄉,就會想起阿竹........

在終點小泊與阿竹的重逢,太宰治接觸到阿竹強烈而且毫無遮攔的情感表達方式。

「啊,我很像阿竹」太宰治發現受到撫養者的影響,那份對孺養之情的懷念與憧憬,以及兩人重逢時壓抑著而真摯的情感讓讀者讚嘆。

      

IMG_9317

 

太宰治的文學始終有股丑角精神,年幼的太宰治學習戴上丑角的面具,將憂鬱與神經質隱藏努力偽裝天真無邪的樂天氣質娛樂他人

然而,丑角面具的崩塌卻也難免。這背後蘊藏的心理機制是什麼?是什麼造成了這種過度的敏感和早熟?是身為貴族的父親的過度嚴厲、母親的缺位?還是津島家人情的淡薄?

在《斜陽》中他寫著:幸福感這種東西,會沉在悲哀的河底,隱隱發光,仿佛砂金一般。

在《人間失格》中他寫著:膽小鬼連幸福都會懼怕,碰到棉花都會受傷,有時也會被幸福所傷。趁着還沒有受傷,我想就這樣趕快分道揚鑣。我又放出了慣用的逗笑煙幕彈。

由於太宰治於1945年日本戰敗後文風逐漸走入寫實灰暗,而在這之前,婚後身心較穩定的太宰治作品是以簡潔質樸、依舊自嘲卻帶有希望的文字為主要風格。

太宰治曾在他的著作中說「只有具備優越感的人才可能扮演丑角」, 或許這份觀點也應証心理學家探討「在保留自我的鬥爭中不願徹底放棄的人」,如此抑鬱的情懷,使得他與這個社會格格不入,反而是反社會的革命團體更能令他安心,而這份抑鬱導致真實自我從未真正敞開心扉!

寫於1944年,於1945年出版的《津輕》可說是太宰治文學走入無賴派前最後的明亮之作,也是他邁向《斜陽》《人間失格》以及自殺前最後仍對人生懷抱美好希望的太宰治。

 

882AC6473F79E44DAF1E7ABB7EA12701

  

 

閱讀的幕後花絮:

身旁好友疑惑著,我怎麼會喜歡閱讀太宰治譏諷又沉悶的作品?

其實,太宰治的嘮叨自嘲往往打進我的心坎裡。正如他對貴族式文體加諸作家身上的無奈可悲形容:

 真正的貴族就應該擁有純真無邪的氣質,而抿嘴攏衣故作高尚的人,往往只是貴族的僕役。」

或許,那種暢快淋漓需要親身經歷,進而對太宰治充滿波折的人生際遇感同身受。甚至,我多麼希望太宰治仍舊活著, 當他遇上春上村樹來場思考辯論與文字的反脣相譏吧 !!

 

延伸閱讀:

是敵人,也是朋友

 

 

 

 

 

 

 

 

創作者介紹

米家的慢走與樂活

Mich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