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2016年8月27日,耶魯大學迎來新一屆學生們,校長Peter Salovey彼得·沙洛維為2016年入學的新生們準備了一場名為《對失實表述說不》的演講。演講中Peter Salovey詳細闡述了教育的重要內容:學習如何辨別和應對「失實表述」。在他看來,成為一個更加審慎的批判性思考者,才能提高而不是削弱洞察力。以下是講演的內容:


各位同事、各位家長,尤其是2020屆的本科新生們,早上好!歡迎你們參加今天的開學典禮。


2020這個數字總會讓人浮想聯翩。如今它已成為你們在耶魯的班級代號,我相信無論是你們的直覺、思維敏銳性,還是意志力,都會在這裡得到提升。招辦的工作人員向我保證,你們是經過層層篩選以後勝出的佼佼者。

儘管如此,我還是想在開學第一天這個特殊的日子裡,好好思考一下你們在耶魯就讀期間,什麼可能削弱你們的洞察力,什麼又有可能讓它得到提升?

多年來,我為很多新生上過「心理學入門」。每次講到與社會心理學相關的內容時,我總會問學生,他們是怎麼看待在不同社會情境中幫助別人這個問題的。同樣是在緊急情況下,為什麼有時我們會出手相助,有時卻又袖手旁觀?

我想從一個大家都知道的悲劇——Kitty Genovese事件說起。
1964年,29歲的Kitty在位於紐約皇后區Kew Garden的家中被害,這一案件引起了廣泛關注和熱議,也許你也聽說過關於此事的好幾個版本。據《紐約時報》報導,有38個人從自家窗戶看到了行兇過程,但只有一人報警,且報警時為時已晚。

這些年來,我多次描述這一令人震驚的案件,其他講授類似課程的社會心理學家們也是如此,還有一些社會學家試圖據此分析為什麼目擊者們會如此冷漠無情,竟然能眼睜睜地看著這樣的犯罪行為發生,卻無動於衷。

問題在於:標準版Kitty Genovese案件描述在某些關鍵細節上出了錯。


Kitty的弟弟Bill Genovese,去年製作了一部名為《目擊者The Witness》的紀錄片。根據他在這部電影中所展示的實拍場景,並非所有旁觀者都冷漠無情:一個目擊者在窗口大聲呵斥兇手,另一個目擊者在Kitty離世時將其抱在懷中,也有其他目擊者在此期間報了警。

那麼,為什麼五十多年來,社會學家們一直在不斷複述這個故事的失實版本,並將其作為旁觀者極端冷漠的典型案例?


暫且不論其他,這至少意味著,在不經意間,我們已經被「失實表述」混淆了視聽。這種「失實表述」雖然部分真實,但已被歪曲,就像上述案件被報導歪曲了一樣,因為報紙想激起人們憤慨、恐懼、憎惡等強烈的負面情緒。

作為一名人類情緒的研究者,我知道即使是最負面的感受對我們而言也不可或缺:憤怒能有效地警示實現目標路上的阻力;恐懼提醒人們謹慎行事並有所準備;憎惡讓我們對壞人壞事敬而遠之。


然而,有時我們的朋友、家人,還有政客、廣告主、各路專家會出於各自目的而操控我們的情感。憤怒、恐懼、憎惡這些情緒可以有效驅使我們去打開網頁、購買商品、為政客投票。

我們每天都在經受著各種各樣「失實表述」的狂轟濫炸,它們的殺傷力不容小覷。當前正值美國的大選季,你可以毫不費力地找到種種這樣的案例。

我說這些的目的,不是為了嘲諷說謊之人,也不是為了給歪曲事實者貼上「Pinocchio皮諾丘」的標籤。我只是想讓你們明白,選擇任何一種立場都可能導致誇大、歪曲或者忽略一些重要的事實,從而助長憤怒、恐懼和憎惡的情緒。

如果我的上述說法成立,那麼你們在此接受教育的一個重要內容就是「學習如何辨別和應對這些失實表述」。在此過程中,你們應該特別留心那些與你自己的想法高度一致的表述。

如果你在政治、文化、宗教或經濟議題上持有堅定的立場,樂於接受那些能證實你原有觀點、妖魔化相反意見的論調,那就會像很多人一樣,掉入認知陷阱。

我們都強烈傾向於接受與我們原有觀念相符的故事版本,忽略或者拒絕接受那些不相符的。社交媒體、網路和政治活動正充斥著失實表述,為負能量煽風點火,既阻礙著理性調查,也阻礙著不同意見的充分交流,甚至還會妨礙我們對全球共同面臨的挑戰性問題。

你們現在意氣風發,滿懷希望地想理解這個世界,尋找你在其中所處的位置,並且弄明白如何為它的進步貢獻你的力量。那麼,當你對不同意見產生重大懷疑時,怎麼去抵制「失實表述」的魅惑呢?

我對這樣的年輕學子,以及整個高等教育界頗有市場的「失實表述」高度警惕。我有滿滿一架子關於當代社會的書,它們試圖讓我相信:

 

「頂尖名校的學生不過是優秀的綿羊」

「文科生畢業就等於失業」

「真正有想法有勇氣的學生都輟學去創業了」

「沒有主見的千禧一代需要父母出謀劃策」

「大學教授的政治觀點千篇一律」

「現在的學生都是柔弱的溫室花朵」

「不放棄言論自由就不可能形成開放包容的校園文化」

「我們的高等學府是與現實隔絕的象牙塔」,等等。



作為回應,我想說,你們在耶魯所受的教育不僅會釋放你的想像力,增進你的學識,推動你的職業生涯,更會提高你的領導力,讓你在這個兩極分化加劇的浮躁時代發揮更加積極的作用,而這種能力無疑相當重要。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你們的老師和導師都非常出色。他們的生活經歷和職業生涯有力地見證了訓練有素地、理性審慎地追尋光明和真理是多麼有價值。

無論是工程專業、經濟學專業,還是英語專業、環境學專業,我們的老師都秉承著同一價值觀,那就是,任何簡單粗暴、煽風點火、歪曲誤導的表述都值得懷疑。

當然,沒有人能完全擺脫偏見。但是作為學者,我們力求審慎,對於所調查和最看重之事能有理有據地表達意見。如果學術界喪失這一理想準則,我們就會迷失;如果高等學府失去這一準則,整個世界都將迷失。

我可以提供一份長長的耶魯教師名單,這些耶魯人數十年如一日地在實驗室、檔案館、圖書館和田野調查的現場,尋找證據,挑戰已經被廣為接受的觀點、失實的表述,以及高度可疑的所謂常識。以下是一些例子:


很多人認為我們的法律系統幾乎完全建立在世俗傳統之上,當代法律中的質詢體系是對中世紀經典本質性的背離。但耶魯中世紀歷史學教授Anders Winroth反駁了這個「失實表述」,他提供了很多證據,證明當代法律其實根植於中世紀傳統。

過去,宇宙天體學的重要理論多建立在「地球是宇宙中獨一無二的星球」這一假設之上。天文學教授Debra Fischer卻發現銀河系中有很多類似於太陽系的、行星圍繞恆星而轉的結構。

醫學研究者們多年來一直以為性別與疾病傳播基本無關。耶魯婦女健康研究中心主任Carolyn Mazure,一直在研究性別在大範圍的生物體系中造成的重要差異,並將其運用到新的健康醫療實踐中。

大多數科班出身的古典經濟學家將仔細計算成本和利益過程作為人類決策的模型。諾貝爾獎獲得者Robert Shiller挑戰了「個人和市場是理性的」這一觀點,推動了人類行為理論的重大修正。

當我還在讀心理學研究生的時候,當時主流的說法是人類所學到的一切幾乎都來源於經歷。但是心理學教授Karen Wynn告訴我們,嬰兒有令人驚訝的天賦,5個月大的嬰兒就能做初步的運算。西利曼學院的新院長、心理學教授Laurie Santos,則向我們展示了猴子也先天地具有憎恨、嫉妒、認知失調等複雜狀態。

最後我要提到研究非裔美國人和美國學的教授Hazel Carby。她的第一本著作《重構女性特質》(Reconstructing Womanhood)研究了19世紀美國黑人女作家是如何在白人主導的社會中,改變女性的家庭和文學形象的。Carby教授還在為另一本書所作的序中,有力地評說了對邊緣人群失實和片面的描述:「我們看到了不充足的證據是怎麼重新組合,從而產生一種新的表述,看到了沉默是如何產生的……」

人們會很自然地建構起對自己有利的表述。但在面臨壓力時,「失實表述」就會控制公眾的理智,操控輿論,煽動消極情緒,激化矛盾,我對此深感憂慮。特別是在我們這個時代,失實信息會在瞬間傳播,成倍放大。由此,我們發現有時憤怒、恐懼或者憎惡會遮蔽我們的雙眼,讓我們無視世界的複雜性,放棄尋求對於重大議題的更深入的理解。

因此,耶魯教育的重要內容是,讓你成為一個更加審慎的批判性思考者——學習怎樣正確地評估證據,考慮得更廣更全面,從而得出你自己的結論。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耶魯會教會你怎樣以及為何要去了解那些與你持不同意見的人,它們將挑戰你曾經深信不疑的想法。它也會讓你們明白,為什麼我們需要超乎尋常的訓練、勇氣和終其一生的堅持,才能構築起一個全新的基石,去解決我們這個時代最棘手的問題。

你已經來到了一個高度重視不同觀點和深度反思的地方,這裡鼓勵觀點的多樣性和最大程度的言論自由。我相信你會立刻發現耶魯的最寶貴之處,那就是:師長、同學會激勵你、啟發你,幫助你作好最充足的準備,去成為這個世界極度需要的調查者、有遠見之人,以及領導者。

只有完成上述使命,我們才能迎來一個更好的世界,抑或一個更包容、更振奮人心的耶魯。而事實上,正是你們為我們帶來了希望,你們是我們成為教育家的初衷,也是我們今天相聚於此的理由。

歡迎來到耶魯!


來源: http://www.yale.edu/

創作者介紹

米家的慢走與樂活

Michelle 米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