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2016年 Facebook 營運長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5月14日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UC Berkeley)的畢業典禮上發表致詞,在這次演講中,她首次公開談論丈夫Dave Goldberg一年前突然離世與自己的心路歷程,在他們墨西哥度假時因為健身意外跌倒重傷致死的。

 

一個月後,桑德伯格曾寫過一篇感人肺腑的文章,裡面寫道:「在這30天裡我度過了30年,我多了30年的悲傷,也多了30年的智慧。」(I have lived thirty years in these thirtydays. I am thirty years sadder. I feel like I am thirty years wiser.)教會我們什麼是愛和生活以及怎樣在悲慟之中消化痛苦。

 

這是一次深情而堅強的講話,在演講過程中,談及她數度哽咽。「我無法告訴你們我在生活中學會的所有事情。今天我會試著告訴你們我在死亡中學到的事情。」在周六的UC Berkeley畢業典禮上,桑德伯格說:



謝謝尊敬的老師們、光榮的父母們、忠誠的朋友們和兄弟姐妹們。

 

祝賀你們所有人……尤其柏克萊2016年的畢業生們!

 

能站Berkeley大學是一種莫大的榮幸,這裡產生了如此多的諾貝爾獎得主、圖靈獎獲得者、太空人、國會議員和奧運金牌得主……

 

Berkeley永遠走在時代前列。20世紀60年代,這裡領導了自由言論運動。回顧當年,人人都留著長發,很多人不知道還能如何區分男女?現在我們知道答案了:Manbuns(一種男性在頭上扎小髮髻的髮型)。

 

Berkeley在早期就向所有人打開了大門。1873年剛剛建校時,學校就有167位男性和222位女性。我的母校在90年後才為一位女性頒發了學位證書。

 

其中一位來這裡深造的女性是羅莎琳德•努斯。來到布魯克林之前,羅莎琳德在布魯克林一間公寓擦地為生。她的父母為了讓她補貼家用所以讓她輟學了。她的一位老師堅持讓她父母送她回學校,並且在1937年,她坐在了今天你們坐的位置獲得了Berkeley大學的學位。羅莎琳德就是我祖母。她對我而言是一個巨大的鼓舞,我非常感激Berkeley發現了她的潛能。我想特別跟今天坐在這裡的,家族裡第一代大學生說一聲恭喜。這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成就。


今天是慶祝的日子。慶祝你們為這一刻所做的一切努力。

 

今天是感謝的日子。感謝那些幫助你們來到這裡的人,那些教育過你、為你歡呼過的人和為你擦拭過眼淚的人。或者至少要感謝那些當你在party上快睡著的時候用記號筆戲弄你的人。

 

今天是沉思的日子。因為今天是你生命中一個時代的結束,一個新的時代的開始。

 

畢業典禮致辭本應該是青春和智慧的舞蹈。你們就是青春。來這裡發表演講的人應該為智慧代言。我站在這裡,我應該將我在生活中學到的所有東西與你們分享。然後,你們會將帽子扔到空中,和你們的家人一起拍照留影,——不要忘了將它們發佈在Instagram上,最後你們每個人將高高興興地回家。


但今天會有一點不同。我們還是會扔學士帽,你們還是會找很多照片。但是我不是來告訴你們我從生活中學會的東西的。今天我想告訴你們我從死亡中學到的東西。

 

我以前從未公開談論過這件事。這對我來說很困難。但我會盡力不讓自己用這身好看的伯克利長袍擦鼻涕的。

 

一年零十三天前,我失去了我的丈夫,戴夫。他的死亡是突然和意外的。我們當時去墨西哥參加一個朋友的50歲生日聚會。我小憩了一會,戴夫出去了。隨之而來的事情是無法想像的——我走進健身房,發現他躺在地板上。我飛快地返家告訴孩子們他們的爸爸走了。然後看著他的骨灰盒深埋在地下。

 

接下來的好幾個月,我無數次被悲傷吞沒,我只能感受到全部身心無盡的空虛,讓我無法思考甚至無法呼吸。

 

戴夫的死深刻地改變了我。我理解了悲傷的深度和失去的殘酷。但是我也學會了當生活將你吸入谷底時,你可以奮力掙扎、讓自己的頭浮出海面,再次呼吸。我學會了面對空虛或任何挑戰,你都可以選擇快樂和找到意義。

 

我現在與你們分享這種體驗。這是我從死亡中得到的體驗,我希望能對你們有所助益。這是關於希望、力量和我們心中永不熄滅的光亮。

 

每個人都已經經歷了一些挫折。你想要一個A,但你只得到了一個B。好吧就算你得到了A,但你還是覺得生氣,因為你申請到Facebook實習,但你只得到去Google實習的機會。她是你生命中的至愛……但她還是離開了。

 


《權力的遊戲》中的電視劇和原著太不一樣了,而你不想去讀4352頁的書。

 

你幾乎肯定會面對更多、更深的困境。有機會的錯失:你失去了工作,疾病或以外在瞬間改變了一切。有尊嚴的受挫:尖銳的偏見刺痛了你。有愛的失去:破碎的關係無法修復。有時還有生命本身的失去。

 

你們當中有些人已經經歷過那種銘心刻骨的悲劇和苦難。去年這個時候,大學獎章得主拉迪卡為母親的突然離世發表了感人的悼文。

 

現在的問題不是這些事情是否會發生在你身上。它們肯定會。現在我想談的是這些事情發生之後怎麼辦,今天我想談的是這些事情發生之後怎麼辦,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來擺脫困境,無論它們是什麼困境。

 

艱苦時刻將挑戰你的核心,它將決定你是誰。決定你是誰的不僅是你得到的東西,輕鬆的日子很容易度過,問題是那些艱難的日子,是那些挑戰你的內心深處的日子,它們將決定你是誰。決定你是誰的不僅是你的成就,還包括你如何在困境中活下去。無論它們從你身邊帶走了什麼,無論它們如何打擊了你。


戴夫去世幾個星期後,我和我的朋友菲爾談論一場需要父親參加的親子活動,戴夫無法參加。我們想出了一個暫時用別人代替戴夫的計畫。我哭著對他說:「但我想要戴夫。」菲爾摟住我說:「選項A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們只能用該死的選項B」

 


在某些時候,我們都是在以選項B的方式活著。問題是:我們該怎麼辦呢?

 


作為矽谷的一員,我很高興告訴你這是有數據可循的。在花費幾十年的時間研究人們如何面對挫折之後,心理學家馬丁·塞利格曼(Martin Seligman)發現人們一般會經歷三個P——(personalization)、普遍性( pervasiveness)和持久性(permanence)——這是我們從困境中振作起來的關鍵。恢復力的種子就種在我們經歷挫折的過程中。

 

第一個P是個性化——相信是我們自己出了問題。這與承擔責任不是一回事,承擔責任是我們時刻應該做的。我們應該明白,並非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一切都是因為我們自己。

 

當戴夫離開的時候,我有一個非常常見的反應——責怪自己。他在幾秒鐘內死於心臟病突發。我翻開他的病歷,不停地問我自己:我本可以或者說本應該做些什麼,那樣戴夫就不會死了?直到我瞭解了三個P,我才接受我不能阻止他的死亡這個事實。他的醫生們沒有發現他的冠心病。我是學經濟學的,又怎麼可能發現?

 

研究證明經歷個性化過程可以讓你變得強大。好的老師知道,看到學生的失敗之後不斷改變方法調整課程才能幫助學生成功。表現不佳但堅信自己可以游得更快的運動員最後一定會成功。不要把失敗都算到自己頭上,我們才能克服。

 

第二個P是普遍性——相信事件會影響你生活的所有領域。你們知道有一首歌叫《一切都是極好的》吧?還有它的反面《一切都是可怕的》。在吞噬一切的悲傷面前,我們無處可逃。

 

兒童心理學家鼓勵我儘快讓孩子們回到正常的生活。於是戴夫去世十天後,他們就回到了學校,我也回到了工作崗位。我記得當我參加丈夫去世後的第一次Facebook會議時,整個人都被陰霾籠罩,精神陷入恍惚。我當時滿腦子都在想,「他們所有人在講些什麼,這些和我有關係嗎?」但後來我被捲入了討論,並且有非常短暫的一秒鐘,我忘記了死亡。

 

那短暫的一秒讓我看到我的生活中還有其他並不可怕的東西。我的孩子和我都很健康。我的朋友和家人都那麼可愛,而且他們經常是我們的依靠。

 

失去伴侶通常會導致嚴重的負面經濟後果,尤其是對女性而言。因此,許多單身母親和父親都得為收支平衡而奮鬥,繁忙的工作不允許他們有照顧孩子的時間。但我有經濟保障,有可以自由支配的時間,有一份我熱愛的工作。漸漸地,我的孩子們開始在晚上睡得安穩了,越來越少哭鬧。


第三個P是永久性——相信悲傷不會永遠持續下去。幾個月來,無論我做什麼,我都感覺令人窒息的悲傷將永遠存在。

 

我們往往覺得自己現在的感情是無限延伸的。我們感到焦慮,然後我們為自己的焦慮而焦慮。我們感到悲傷,然後我們為自己的悲傷而悲傷。實際上,我們應該接受自己的情感,但是也要知道,它們不會永遠持續下去。我的拉比告訴我,時間會治癒我,但現在我需要向前一步。這是個好建議,但不只是嘴上說說的「向前一步」。

 

第四P就不用我來解釋了……當然是奶酪板上的披薩(Pizza )。

 


不過,我希望我在你們這個年齡就已經知道三個P。許多時候,這些經驗會幫助你。

 

當我從事大學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時,我的老闆發現我不會製作Lotus 1-2-3表格。這是一個試算表——去問你的父母。他張大著嘴說:「我不相信,你連這個都不知道,卻能找到這份工作。」 然後他走出了房間。我確信我會被解雇。我以為我在所有事情上都很糟糕。但事實證明,我只有在試算表上是糟糕的。理解了普遍性的陷阱,我那一周可能不會那麼焦慮。

 


當我的男朋友和我分手時,我希望我已經理解了永久性的陷阱。如果我懂得那種感覺是不會永遠持續下去——如果我對自己誠實的話,我會懂得任何關係都不會永久,那樣我就會得到安慰。

 

當我的男朋友和我分手時,我也希望已經理解了個人化的陷阱。有時,不是你的過錯,真的是他們。我的意思是,這傢伙從來不洗澡。

 


我20多歲時,我的第一次婚姻以離婚告終,所有這三個P聯合起來對付我。我當時覺得無論我已經獲得了多少成就,都是一個巨大的失敗。

 

這三個P是我們面對許多事情時的常見情感反應——在事業上、個人生活上和人際關係上都是如此。你可能會覺得你現在就面對著它們中的一個。但是,如果你能認清你陷入了這些陷阱,你就能自救。就像我們的身體有一個生理免疫系統,我們的大腦也有一個精神免疫系統,有一些步驟可以幫助你加速這個系統。

 


有一天,我的心理學家朋友亞當·格蘭特建議我想像事情原本可以更糟糕。這完全是反直覺的,克服困境的方法似乎應該是通過積極的思考。「更糟糕?」我問,「你在逗我嗎?事情怎麼可能會更糟。」他的答案擊中了我:「戴夫可能在開車帶著孩子們出去時突發心臟病。」那一刻,我很強烈地感激我家裡的其他人還活著,並且身體健康。這種感激之情超越了一些痛苦。

 

誰能夠花時間列出應該感恩的事情,誰就會變得越來越快樂和健康。事實證明,列舉你的福氣可以增加你的福氣。我今年的的新年計劃是每晚睡覺前寫下三個喜悅時刻。這種簡單的做法已經改變了我的生活。因為不管每天發生了什麼,我睡覺時都想著快樂的事情。嘗試一下。從今晚開始,今天你有很多快樂的時刻可以寫下來。

 

上個月,戴夫逝世一周年紀念日的前十一天,我在一個朋友面前痛哭。我們坐在浴室地板上。我說:「十一天。一年前,他的生命只剩下十一天了,而我們卻不知道。」我們雙眼模糊地對視著,然後問道,如果我們知道我們的生命只有11天了,我們將如何生活。

 

在你們畢業之際,你能夠讓你自己就像生命只剩下十一天那樣去活嗎?我的意思不是讓你們拋開所有的事情,每天都去開party。我的意思是我們應該明白每一天都是多麼珍貴。

 

幾年前,我媽媽必須切掉她的臀部。當她年輕的時候,走路從來沒有疼痛。但是在臀部被切除之後,每一步都變得痛苦。現在,即使手術過去幾年了,她依然感恩曾經沒有疼痛的每一步。之前,她從來不會這麼做。

 


在我生命中最糟糕的事情發生一年之後,我今天站在這裡,有兩件事情是真實的。我心裡一直有一個巨大的悲傷之海——它就在那裡,我可以觸摸到它。我從來不知道我可以哭得那麼頻繁,流下那麼多淚水。

 

但我也知道我走路的時候沒有疼痛。這是第一次,我為我的每一個呼吸而感激,為我的生命本身而感激。我過去常常是每五年慶祝一次我的生日,偶爾慶祝朋友的生日。現在,我總是在慶祝。我過去常常在睡覺前為當天搞砸的事情擔心——相信我,那個列表非常長。現在,我努力去關注每一天快樂的時刻。

 


我失去了丈夫使我發現了更深刻的感激之情——感謝我的朋友們的好意、家人的愛、孩子們的歡聲笑語,我對你們的希望是,當你們需要時,你們可以找到那樣的感激之情:不僅是為美好的、高興日子感激,也為艱難的日子而感激。

 


在你們的前面有許多快樂的時刻。你一直想去的旅行。和你真正喜歡的人的第一個吻。找到一份符合你的信仰的工作的那天。擊敗史丹佛。(加油!)所有這些事情都會發生。請盡情享受它們。

 

我希望你們生命中珍貴的每一天都充滿快樂和富有意義。我希望你們的每一步都沒有痛苦——並且感激每一步。

 

而當挑戰來臨的時候,我希望你們記住,在你們內心深處使你們鎮定下來的是你們學習和成長的能力。你們並非天生具有從災難中恢復的能力。像肌肉一樣,你可以鍛鍊它們,當你們需要時就可以使用它們。在這個過程中,你會弄清楚你到底是誰,而且明白你可以成為最好的自己。

 


2016屆的畢業生們,在離開Berkeley時,建立起你們的恢復力。

 

在你們內部建立恢復能力。當悲劇或挫折襲來,相信自己有克服一切的能力相信我,你們有這個能力。俗話說,我們比想像的更脆弱,但我們也比我們想像的更強大。

 


建立恢復機制。如果別人可以做到這一點,你也可以,因為Berkeley充滿了想讓世界變得更美好的人。永遠不要停止這樣做——不論是一個非代議制的浴室還是不安全的校園。大聲說出來,尤其是在這樣一個你們如此親切的校園裡。就像我最喜歡的廣告語,在Facebook,沒有什麼是別人的事。當你看到什麼東西出錯了,去修正它。

 

在我們的彼此聯繫中,守護你們的家人和朋友。我們找到了我們的人性——生存的願望和愛的能力。

 

建立恢復社區。給一點個人建議,不要只發一個心形顏文字信息。

 

互相扶持,互相幫助來應對那些該死的選項B——慶祝每一個快樂的時刻。

 

整個世界展都在你們面前。我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你們將做些什麼。

 

恭喜大家畢業,繼續加油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chelle  的頭像
Michelle

米家的慢走與樂活

Mich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