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和做菜很相像,都必須仔細品嚐才吞嚥。看似普通的菜樣,裡頭可能有百年來的祖傳祕方或熬煉的高湯。

接到學生的抱怨了!學生考上另一所學校,適應不良。掛電話前,我說了 : 抱歉,老師幫不了你,你必須先學會自己教自己。這是職業道德,是一種堅持,也是一份對學生的期待。


這一種學習通病,想要明確的答案、想要一些鼓勵、想要直接一對一就終身相許,一生圓滿....

強調講邏輯,音樂不會莫名!教學的know how就是分析。

為何強 ? 為何弱 ? 絕對有發源地。

有起點、有高點,有方向、有終點,甚至,有休息站是為了後面更綿延。

休止符也是音樂,它不只是休息。

調性與和聲的進行,就像是調色盤;在迂染處總有渾囤不清,也有色塊的鮮明。

我喜歡凌晨5點在紐約Union Square從牧場運來的鮮奶,其實,那味道相差的一滴滴,就讓你永遠難以忘懷。

那一滴滴是毒也可能是蜜...做音樂,往往就是在找尋那一滴滴而花了大半的心力。

 

我喜愛討論那各種的一滴滴。

那一滴滴,可能是本能,也可能要使盡全力。

學生習慣討論、習慣找尋耳朵的那個聲音。

所以,累積的一滴滴會成就風格,學習與邏輯推理。



耳朵的聲音與演奏出來的可能會有距離,但是,拉近這距離的練習,也不能太無趣。

我習慣大膽假設,順便拉學生一起!逆向思考有時也會帶來風險,但,為何不冒險,這多麼有趣。

我習慣的教材大部分是自己蒐集、排定,坊間的教材進度會讓我生氣,因為難易混雜,時好時差勁。

自己寫手指練習,每一根指頭都有獨立練習,包含了指頭的一關節與二關節的力度控制,我覺得自己還蠻努力!


我建議學生多聽聽其他樂器的演奏,因為,音樂還是有許多共同的屬性。

其實,學習另一種練習與思考方法,也是一種成長。

人沒辦法一輩子伯樂遇良駒,所以,要練習當自己的伯樂。


我自己在求學時期,希望自己能有豎笛張力的線條、長笛彈舌的輕巧聲樂的抖音,連伴奏的分析我也不放過...

匯成一股江流之後,還要對那一滴滴繼續努力!


我期待著學生的成長....

釣魚與工具的故事已經聽膩...

我希望,學生不只是在岸邊釣魚,而是坐船出航,到天邊,到海洋!

    全站熱搜

    Mich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