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起床急著要到北美館,上周米爸到北美館時,遇到雙年展邀請演講的鍾明德老師(北藝大戲劇學院院長)。鍾老師剛好最近在整理與思考關於人的問題,剛好與米爸前陣子發表的影像作品社亂(Anomy)中的七宗罪有著相關的議題,他們討論了美術館中作品純粹性與事件性的想法,讓一向對於大型展覽不太感興趣的我,不得不到此地看一看。

我最近也思考著純粹性的問題,不僅僅是創作,也包含了我與人之間,我與天地之間的關係。如何能讓自己或作品獨立存在時就有自己的聲音,自己的意義,不是添加,也不是與事件交融出來的一種厲害關係。

看完之後,我的確有著不太一樣的想法。看完之後,我竟有種連想到米爸同是藝術家的好友陶亞倫的作品,一種經由深刻思考後,反應出單純,沈穩而深刻的力量。

藝術作品需要親自的拜訪而非報導與耳語,希望大家能親自看展,這是對藝術最好的接觸與尊敬。(有孩子的媽媽們,別忘記去櫃台索取兒童的導覽手冊喔)


▼台北捷運

▼中山足球場前的大牌長龍

▼來到北美館

 

〈台北雙年展〉是台北市立美術館為提倡當代藝術所舉辦的最重要國際大展。北美館於舉辦十數年的競賽性質為主的 雙年展之後,有感時機成熟與潮流所趨,而在1998年始,做了突破性的發展:即為順應國際「雙年展」風潮,提昇台灣當代藝術至國際藝壇注目的焦點,台北市 立美術館開始策略性的起用國際知名策展人與國內策展人合作,首開台灣舉辦國際藝術雙年展之例。

 

▼2008年台北雙年展


一進到北美館的就可以看到 Internacional Errorista (國際錯誤份子) 的裝置藝術。Matei Bejenaru (馬提‧貝傑納如) 針對 1996 年的福明輪事件的紀錄發表對於資本主義全球化等議題。Burak Delier (布拉克.德里爾) 在溪洲部落 繪製了我們終將勝利的大型布條是對於政治議題的想像。

以及另外南斯拉夫 Sašo Sedlaček (沙索‧謝拉切克) 所設計的乞討機器人,以重新組裝舊電腦的方式諷刺著商業化的社會:乞丐與舊零件一樣有用。

 

相關閱讀:

國美館之台灣雙年展開幕

台北雙年展的影片

台北雙年展主題


何謂台北雙年展?

「雙/三年展」乃當代藝術的運作體系中重要的 一環,事實上「雙年展」已是世界當代藝術最重要的指標型展覽盛會,其中最具知名度的,為具有百年歷史的〈威尼斯雙年展〉,以及約六十年歷史的巴西〈聖保羅 雙年展〉與自戰後開始舉辦的德國卡賽爾(Kassel)〈文件大展〉(Documenta)。而以城市之力經營雙年展之所以成功,是因為除了展出項目外, 「雙/三年展」通常還結合當地相關產業,如交通、觀光、餐飲與文化活動。

近年來亞洲各國亦察覺當代藝術對主辦國文化發展的重要性,紛紛積極 籌辦雙年展,以作國際文化藝術交流,並促進文化創意產業等其他經濟效益,紐約時報甚至為此一全球性的雙年展現象另創新字「Biennialistic」, 各項國際雙年展已然成為各重要城市與都會區域最重要的藝術交流與號召全民參與的活動。自九○年代起,亞太地區國家紛紛以城市為名的雙年展在當代藝術雙年展 的網絡中建立據點:如日本的「橫濱三年展」、「福岡三年展」、韓國的「光州雙年展」、「釜山雙年展」、中國的「上海雙年展」、「廣州三年展」、澳洲的「雪 梨雙年展」與新加坡雙年展等。國際雙/三年展已然成為各城市與都會地區最重要的文化指標,更是成為介入國際當代藝壇的必要手段。

簡單回顧台北雙年展自1998年以來各屆展覽的情況:1998年展覽標題為「欲望場域 (Site of Desire)」,由日籍國際策展人南條史生策畫,邀請來自日本、中國、台灣與韓國,以「欲望」為主題,並將本館點綴以粉紅色系,共有36位不同背景、經 歷與年齡的藝術家作品在本館展出,內容包含繪畫、雕塑、錄影裝置與特定地點裝置等,展現藝術多元的風貌。

2000年,為呈現台北雙年展更活 力、具開放性、未來性與發展的特質,改以雙策展人之策略,邀請法國國際策展人傑宏.尚斯 (Jérôme Sans) 與台灣策展人徐文瑞共同策劃,透過兩人對話,朝跨領域、多元具實驗性的策展方向思考,將展出形式定位在互動與體驗,展覽名稱為「無法無天 (The Sky is the Limit)」,該屆邀請十九國的藝術家共襄盛舉,展出強調亞洲與世界對話的特色及未來可能性,藉由當代藝術反映當下世界諸多面向。

2002 年,仍援引雙策展人之模式,邀請西班牙國際策展人巴特繆.馬力(Bartomeu Marí)與台灣策展人王嘉驥共同策劃,以「世界劇場 (Great Theatre of the World」為策展主旨的台北雙年展,企圖檢視並觀照今日「傳媒社會」所帶來的種種幻惑人眼與人心,乃至於使人性陷入迷失的「影視奇觀」。其積極目的,更 在於提供一種具有反省精神的觀賞模式,期待觀眾積極而主動地進入藝術家的作品空間暨內涵世界當中。

「2004台北雙年展:在乎現實嗎? (Do You Believe in Reality?)」由比利時籍的芭芭拉.范德林登(Barbara Vanderlinden)以及台灣鄭慧華擔綱雙策展人。企望透過「真實(Reality)」的議題化,緊握現實,描繪「真實(Reality)」的複雜 性,呈現世界文化公民與現實之間的纏鬥與應對狀態。然而在態度上,並不是要以盲目的懷舊情思對崇高或抽象的概念加以論說,而是意圖尋求另一種對談的可能 性,以回應近年來新一輪的全球化風潮對世界各國--無論是經濟上還是文化上--所造成的勢不可擋的巨大衝擊:傳統與現代價值之間的衝突、世界經濟與產業模 式轉型所造成的勞工問題、移民問題,以及都市化發展所造成的城鄉差距、文化身份認同、差異與同一化。

「2006年台北雙年展:〔限制級〕瑜珈 (Dirty Yoga)」邀請資深且具有策展公信力的美國籍策展人丹.卡麥隆 (Dan Cameron)與台灣策展人王俊傑共同策畫,以台北近年來十分風行熱門的瑜珈活動為隱喻出發,透過已不復瑜珈原始精神但卻大為風行的流行活動,將它所投 射出關於欲望與恐懼,疾病與健康,醜陋與美麗,在地與國際等的極端價值觀,與當下全球化風潮中二元對立的意識形態命題相聯結,試圖闡述「中間」思考的可 能,探討當下人們所處生活/移動/工作狀態的雙重性與曖昧,以及在不同的兩個端點間的中間性。

台北雙年展過去十年舉辦五屆以來,不僅提升了 台灣當代藝術在國際間的能見度,更成功地將台北納入亞洲乃至全球當代藝術的網絡。1998年以來,藉著台北雙年展的機會,藉著作品帶來不同地域的新藝術概 念,成為促進國際文化對話的驅動力。另一方面,它所引入的全球藝術視野、專業展覽組織型態、國際媒體曝光率,也成為台灣當代藝術發展、國際文化交流的主要標的。

 

台北雙年展 47組藝術家創紀錄

中時 更新日期:2008/09/12 04:35 李維菁/台北報導

台北市立美術館的整個大廳竟然站著密密麻麻抗爭的人形立牌。他們表情憤怒激昂,怒吼著全球化趨勢下他們競爭不過資本家的強勢。他們拿著槍、標語布條,怒吼著自己賴以維生的一切都被剝奪。許許多多的人型立牌之間,還散了一地紛亂的宣傳單與影像。

這驚人又荒謬的場面,是二○○八台北雙年展的場景。這是國際團體「國際錯誤分子」(Internacional Errorista)的作品。今年是台北雙年展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一共邀請了國際四十七組藝術家參展,也是雙年展第一次走出北美館的展場,將展區擴 展到都會中的台北啤酒工廠、小巨蛋、捷運忠孝新生站與齊東街。

歷來規模最大的一次 展場走出去

土耳其策 展人寇東(Vasif Kortun)與台灣策展人徐文瑞共同策畫的台北雙年展,將主題放在標榜自由派的資本主義推動的全球化潮流,在世界各地造成的種種問題。包括都會轉型、外 勞與非法勞工、邊界的思考以及戰爭等。探討的議題廣泛且嚴肅,然而藝術家們使用充滿著想像力的新奇手法,令人大開眼界。

徐文瑞說:「藝術也許無法改變世界的混亂,但我們希望為世界注入一些能量、一些反思。」

事實上,全球化這種一切趨同的潮流,在各地所引起的政治、經濟乃至於文化風暴,過去近十年一直都是國際雙年展長青議題。國內針對這項主題探討的卻不多,因此今年的雙年展其實帶來頗為不同的視野。

荷蘭藝術家蓋瑞岑(Mieke Gerritzen)的錄像作品《美麗世界》道盡雙年展的一切議題。她製造華美刺激如同廣告般不斷重複的催眠效果,上頭有各種批判文字,強調跨國消費主義與娛樂經濟對人們的洗腦。

為世界注入能量及反思 帶來新視野

羅馬尼亞藝術家貝傑納如(Matei Bejenaru)長年投入全球化對於後共產國家勞工的影響。錄像作品《福明輪》重提一九九六年的悲慘事件。三位羅馬尼亞勞工因偷渡從台籍的福明輪被拋入海中。當時有許多羅馬尼亞勞工想要橫越大西洋移民到加拿大,到處傳出偷渡客躲在貨櫃中窒息或受人蛇集團控制的事件。

藝術家暨社運人士雷斯樂則推出他規畫的「世界大一同」展覽,展出過去十多年來在各國針對全球化會議組織如WTO 、G8等進行的抗爭事件與團體。

還有許多以搞怪爆笑手法呈現問題的作品。由來自捷克斯洛伐克兩位女藝術家組成的藝術團體琦特卡,作品《資本論:愛情.幸福.健康的妙方》中兩位少女跑去找吉普賽女人算命,不過算命者摸的不是水晶球,而是馬克思的資本論。無論問愛情還是未來,這本共產聖經就可以解惑並帶來幸福。



    全站熱搜

    Mich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