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入楊逵文學紀念館,入口處以一面扇子屏風隔開.....一把把摺扇的創意,來自楊逵贈與他的牽手葉陶女士的定情物。這是來自新化鎮美術協會的會員們,在扇子上寫下楊逵著名的創作文句。



一進紀念館,便看見楊逵懷想母親的作品「恨霸如仇的母親」。

 

我可以想見當時社會運動者的母親難為,目不識丁的蘇足(逵的母親)不了解兒子冒險的意義,卻完全相信著他、撫慰著他,對於這樣的勇氣,我僅能獻上深切的感謝.......

 

因為沒有這位母親的勇氣,無法造就楊逵生命中湧動的文學與革命因子。


楊逵的牽手-葉陶,有著海一般的廣闊性情。對於自由的熱愛,讓她揚棄裹腳布,贏回一雙天然足。


海的女兒-葉陶,連聲音也是自由奔放.....心直口快,嗓門寬亮。學生們給她一個綽號 :烏雞母


葉陶看到農民被壓榨,毅然放棄教職以及千金舒適生活,加入民間的農民運動。1992年與楊逵結婚,成了革命情侶,一起興辦《台灣新文學》雜誌楊逵務農,葉陶賣花,家庭在清貧間和樂融融。


楊逵的家庭有著五位子女,排名分別為: 秀俄、資崩、建、素絹、碧。這五位子女名字的含意是 :嚮往秀麗的政府,資本主義的崩潰,建立新社會,美麗如素絹的新社會,還有如碧山一般的新世界。


1949年,因為楊逵發表和平宣言,被判監禁於綠島12年。


和平宣言」的口號是 :清白的文化工作者一致團結起來。呼籲社會各方面位人民的利益奮鬥。防止任何戰爭波及本省。監督政府,還政於民,和平建國


楊逵的兒女回憶當時的家庭:父親在獄中,親友避之為恐不及,母親成了最重要的支柱


我看著這位母親,既不回顧,腳踏實地,堅韌的實踐楊逵的理想:老幼相扶持,一路走下去,走向百花齊放的新樂園、「愚公一代,愚公二代,愚公三代,繼續墾下去,紮根幹下去,創建新學園」。


在鄉里間,葉陶草根性的感染力的影響力不亞於楊逵


文學,是屬於普羅大眾的,真正能檢驗和鑑賞的,也是社會大眾


我深刻的感受到,文學的源頭就是土地。


楊逵織夢,葉陶圓夢」孕育著人性之愛,這些歷史刻畫的痕跡,也不應該遺忘

我在這裡,看見一位母親,一位女性



    全站熱搜

    Mich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