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我會想起一段氣味,不是回憶也不是人,而是簡簡單單的一屢氣味。

氣味帶來的回憶通常與人有關。

它,可能是打開家門,媽媽炒菜的豆瓣蒜香味,讓你想聯想著家的感覺;或是,比鄰在潺潺小溪旁的樹枝與混著泥土氣息的草香,像是活在大自然底下的安心愜意。

嗅覺可以帶來記憶,那麼「劇場的聲音」,是不是也為觀賞的人們以言語、影像、或是聲音闡述心中的意念,帶來場景的鋪陳與觀賞後的記憶?

聲音,是種有趣的介質。當它敲打、碰撞時可以產生各種可能性。

它,含括了男、女、老、少,各個年紀與性別的不同,也含括了各國的語言、歌聲、身體所發出嘆息或者單音的反應。

它,可以拍打身體,藉由與身體的拍打撞擊,可以製造一些特殊的效果。

它,可以模擬,用人的聲音模擬各式效果產生一種美學,常見於小劇場的演出之中。

在表演藝術之中,聲音成了一種效果或記號,出現時帶來一種暗示或記憶,也可以創造氣氛與趣味性。

聲音,在戲劇裡激盪著不同角色的心思,劇場裡的聲音真的很有意思!


P1250079

認真演講中的士平

這次邀請了「四月望雨」的劇本寫作與導演,

目前任職於國立中山大學劇場藝術系的士平前來演講

聲音的使用可以製造某種氣氛,例如開心、悲傷、熱鬧,還有介紹環境。

人的聲音,有台詞、對話、歌聲.....劇場的製作,是以一種虛擬方式以虛代實的運用。

場景需要做快速切換,聲音可以作為定義場所、環境的功能; 還有傳遞訊息,讓觀賞者透過音樂歌詞明白發生什麼事情。 

 

樂劇中的音樂有:

對話式的,是以歌曲取代台詞

抒發情緒: 稱為獨白,是被廣為運用的方式。

敘事性的歌曲 : 敘事性的歌曲作為交代劇情用,壓縮了時間,讓劇情快速發展。

例如劇中10年的光陰,原需要3小時的演出交代劇情,可能用說書人或者一段音樂,用5-10分鐘,讓時間如飛梭班的前進或倒轉,最重要的功能是交代劇情。

但這一類的音樂使用時,需要非常小心,過度的使用會破壞了原有的戲劇節奏。


P1250082 

士平帶來了「四月望雨」作為劇場的聲音的討論,是場精彩的演講

這部以描寫鄧雨賢為主軸的台灣音樂劇,是由郭台銘先生成立的永齡教育慈善基金會,

委託大風劇團及音樂時代創作的華文原創音樂劇,堪稱台灣版「波希米亞人」。 

 

「音樂劇」與「歌劇」與有何不同?

「音樂劇」裡的音樂功能,是為了延續劇情,以戲劇為主軸的功能。

音樂不會是一首莫名的一首歌,它需要有『承上啟後』的功能。

在場景轉換時,所謂的『過場音樂』可以作為承接或延續後面劇情的功能。

「歌劇」則以音樂為主軸,戲劇是作為為輔助的演出形態。

 

「四月望雨」劇中使用了河洛語、客語、日語,藉由三種語言對音樂家鄧雨賢及純純、愛愛等日治時代當紅歌星的故事,翔實地描述了中日戰爭前後,台灣的音樂發展與歷史。

劇中除了真實的歷史雨故事外,士平將他父親說過關於彰化柑仔井保正的故事寫進了劇本中。

 

「四月望雨」,是以清場的方式製造氛圍,像時光隧道般地開啟了第一幕。

一開始,便是以敘事性的歌曲,交代當時的環境與背景。

在『人不痴情枉少年』的轉場音樂中,開啟了下一場的氣氛。

 三位男角中,一位敢愛敢恨、一位因著不敢說得暗戀一輩子(劇中終身未娶的角色,是真實的故事)、還有已婚的音樂家鄧雨賢敢愛不敢說得情感,獨白可以變型為好聽的三重奏歌曲,像是沒有交流的乒乓球,各自唱著三位男性對女主角純純的愛情。


P1250084

錯過「四月望雨」演出的觀眾們,不要錯過了影音版發行囉!


P1250085 

一定要的合照,右起任教於應用音樂系的葉老師、小桂子老師,左起米爸與士平

 

士平詳細的將每一幕所使用的聲音與音樂做了詳細的解說,還有音樂的運用方式。

演講中也包括了製作「四月望雨」的幕後故事、還有士平對作品的品質與堅持;我在場下努力的做筆記,收穫許多,是一個不能錯過的學習。

如果我將整本筆記寫下,可以要寫好幾個篇幅呢!

我正打著如意算盤,希望士平能有機會再一次的演講分享!


P1250086

其實,我比較喜歡這一張照片! 

演講結束後,當然是我們橫跨了第三屆到第十三屆的聚餐,還有逸仔與乾爸士平的相見歡!



延伸閱讀:

到台灣文學館聽音樂會

我們演講後的吃喝聚餐(待續)

    全站熱搜

    Mich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