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著播種拾穗的味道, 溫暖又貼近的感覺,在土溝村悄悄地蔓延。這裡可以悠閒的在小徑中穿梭,水溝旁、田梗上、低矮的圍牆上,都可以看到裝置與營造的蹤跡。

農莊的寫照,與攀附在紅磚上的各式作品,有一種特別的鄉村風情。

 

P1290781 P1290758

 

土溝村從過去到現在,一直都是以務農為主要經濟來源。現今面臨了機械與自動化的衝擊,過去耕田的水牛和牛車已不復見,唯一僅存的一頭水牛,儼然成了精神支柱。 

 

一群建築藝術研究所的學生,召集了來自各地的學生,一同為台南縣後壁鄉土溝村的最後一頭水牛,搭蓋土埆厝牛棚。牠,是土溝村最幸福的水牛,是一個代表傳統農村尊嚴與地方尊嚴的地標。

 

P1300016

 

P1300816

 

「土溝農村文化營造協會」與這群學生,以社區營造的觀念,慢慢地發酵、影響著土溝村的人們。

 

水牛身上所牽繫的,不只是生活,還有著溫潤的土溝農村故事。

 

P1300809

▲彩繪了村裡的磚牆,畫上一朵朵繽紛的花朵

 

P1300813

▲傳統的被單花色,勾勒在牆壁上。在彩繪的巧手下,牆壁被賦予了色彩與溫度

 

P1300806

▲馬賽克磚砌成的椅子,坐立在綠色的稻田旁

 

P1300815 P1300814

P1300808 P1300811

▲燒在磁磚上的照片,訴說著過往的歷史

 

P1300810

 

雙腳踩踏在土溝村的竹子腳,在這片土地,隨處一瞥,處處是驚喜!

 

IMG_0090

 

建築所的學生們,試著與村民溝通,利用所學的知識將社區結合藝術、營造生活空間為目的,開始對社區進行一番改頭換面;經過了與當地村民的協調與溝通,描繪出居民真正想要的「家」。

 

P1300817

 

從彩繪、拼貼馬賽克磁磚,居民們從一開始的半信半疑逐漸產生對社區改造的信心,開始一個接著一個將專長不分晝夜的運用於裝置作品上。

 

例如田裡改良過後的稻草人與動物、砌磚、種植花圃竹編的藝品等...村民捐出廢棄的豬圈與老舊的牛車做為公共用途,加入社區營造的行列。

 

P1300827

 

IMG_0105

▲馬賽客瓷磚的座椅

 

P1300826

 

P1300819 P1300822

 

IMG_0078

 

IMG_0082

▲悠閒的泡茶,講述著這村莊的點點滴滴,這裡的人們對土地有著深厚感情。

 

IMG_0099 IMG_0102



IMG_0107

 

P1300824 P1300825

▲彩繪的古早尿統與後視鏡做成特殊洗手台!

 

P1300830

▲在土溝農村文化學堂,逸仔與昕仔好奇的望著什麼 ?



IMG_0091

 

IMG_0093 

▲大台南參選人的政策發表會

 

IMG_0077

▲村民的作品

 

 

IMG_0076

 

為最後一頭水牛蓋牛棚,彷彿代表了農村生活的永續傳承。

選擇以「土埆」來搭蓋,是因著土埆在傳統建造技術中使用普遍。因著時代的改變,「土埆」卻漸漸成為人們記憶裡的一部分,卻也因著社區的營造,這份智慧的典藏重新被喚起。

 

P1300010
 

 

延伸閱讀:

汴頭林子內社區,心靈的故鄉

與孩子的約會—造訪土溝村

交趾剪黏藝術村

漫遊大崎村

 

 

P1290762 P1290764 P1290765 P1290772
P1290760 P1290759 P1290766 P1290776


 

想了解更多請點此連結:Link

土溝村的經驗,在藝術落實於生活空間,以創造更舒適的環境這點,雖說土溝村重新美化過後,是否比原始的紅磚牆來的漂亮且有故事性,但是社區營造改善了土溝的生活環境,也讓村裡的年輕人,在假日更願意回來家鄉。做了這麼多,終究是為了要凝結土溝村三十幾戶村民的意識,解決長久以來困擾土溝村的大水溝。

 
 

以下引用自土溝村的報導:Link

「土溝農村文化營造協會」,是在三年前,由土溝村村長和一些土溝村民組織而成的社區營造協會。從土溝居民自己動手,到去年加入了南藝大學生的這批生力軍,大家都試圖從一件小小的事情上,去堆砌更深的凝聚力,去召集更多的土溝村民加入土溝村文化傳承的行列。

 

土埆是利用黏土加上稻米、粗糠混合而成的,在倒入模型後等完全曬乾,便能使用。南藝大學生表示,從踏入土溝村開始,就是從零開始,我們這群學生們根本都不知道要怎麼蓋房子、也不知道所謂的土埆是什麼,過去在學校學的理論,根本無法支援這些蓋傳統土埆厝的實務,都是在與村民的討論中、實做中學習,而這些村民,也是在與學生的相處中,獲得成就感。

 

學生說:「像我們就會稱教導我們蓋土埆厝的清皮叔為『教授』,讓他能夠在這樣的過程中,肯定自我的價值,因為他可能一輩子做土水(譯:台語「蓋房子」之意),都不可能有人給他像『教授』一樣尊貴的稱謂,也可能因為這樣稱呼他,清皮叔以後也會更願意為土溝村付出。」原本只有幾個人在為這件事幫忙,但在上樑(意同:破土典禮)後,就越來越多村民湊過來幫忙。像有一位小朋友,每個禮拜都來幫忙蓋房子,而且聽他父母說,這個小孩子在家都不幫忙做家事的,但卻非常熱衷於幫水牛蓋土埆厝,一個蓋土埆厝事件,卻為小朋友帶來這樣的改變,真的是讓人感到很欣慰。

 

這隻土溝村最幸福的水牛,也可以說是台灣最幸福的水牛,除了能有那麼多人幫他蓋房子外,還是土溝村現在最重要的「吉祥物」,他代表的是土溝村的水牛精神,也見證、記載了土溝村過去賴以維生的農村文化,一個將永遠傳承下去的農村文化。

 

為水牛蓋房子的事件,只是一個凝聚土溝人的引子,目的除了是要讓所有的土溝村民重視自己的文化,繼而改變現實社會中被淘汰的農村生活想法、對自己在地產生一種認同外,其更深的一層含意,便是其土溝水牛與南藝大學生背後所編織的故事、一段學生與鄉村文化的結合。

 



    全站熱搜

    Mich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