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凌的新聞沸沸騰騰,因著某國中的霸凌紛擾透過媒體披露,校園霸凌才引起社會廣泛的注意與討論。其實,揭露的僅是冰山的一角,許多地區仍有未通報、隱藏在校園安全與家長多方顧慮下的事件繼續發生。


終結霸凌:洞察孩子內心世界,打破霸凌的惡循環


美恩姐,是好友楊恩的姊姊。先前楊恩全家拜訪我們並且分享了美恩姐的新書發行,這真是一個巧合的時間,因為當時我正值孩子學校的校園霸凌事件處理方式而苦惱中。

美恩姐任職於兒福聯盟,有著多年來的實戰與輔導經驗。她分享著帶領孩子遠離霸凌的「ORID」對話模式,透過討論幫助家長與教師走入孩子的心理世界,引導孩子從客觀的現場觀察與建構、同理心的感受與情緒的理解、建立價值觀與信念、以模擬的方式改變行為的行動。並且不從法律、處罰、事後處置的角度切入,而是追本溯源的探討霸凌為什麼發生?

書中使用了卡通哆啦A夢的主角:大雄、胖虎、小夫,分別代表被霸凌者、霸凌者、以及旁觀者的角色,分析每個角色背後的個性、特質與心理動力,以及形成霸凌的團體動力,以故事的寫作方式,幫助現實生活中的大雄、胖虎和小夫,回歸好品格。

孩子在校園的目的是學習與成長,而不是遇見困難的時候得到譴責或保釋。媒體曾在議題評論中曾經提到「學校是社會的縮影」。現階段的教育強調學校、家庭、社會三個區塊的連貫與影響;而社會中的成人與孩子的對話,校園中的教師與同儕間的互相尊重態度,都是透過相互學習複製而帶進校園與家庭生活中。

在我個人的認知,解決霸凌的問題並非表層的以體罰或不體罰的方式處理,而是需要熟練與霸凌者對話的步驟,幫助家長與老師理解孩子,深入理解孩子的內心。唯有在真實生活中學會尊重、 友愛、正義的行為,才能真正有效的解決校園霸凌事件的處理。

  


180789_1838165202590_1494305449_32114691_7325171_n.jpg


我喜愛美恩姐在文章中的分享:

同理心不光是用教的,最重要的是要儲存「被同理」的經驗。當經驗值儲存量足夠,孩子就會有同理他人的能力。但如何讓孩子感受到「被同理」?「被同理」是怎樣的感受?當一個人內在的感覺、感觸、情緒被他人了解,被了解的同時 也被接納,敢把自己內在最真實的部分展現出來,而不被論斷對錯,就是被同理了。


有時聽到孩子的觀點,大人會覺得他們需要「被教育」;但急著糾正孩子不代表他們就會聽進去或被導正。大多時候,他們只是壓抑自 己,或不在成人面前表現而已。僅僅是糾正,並沒有達到「教育」效果。因為外在的指責與論斷,沒有被孩子內化、接受。孩子缺乏「被同理」的經驗,就難以產生 同理他人的能力。這也是校園中霸凌現象隨孩子年齡增長,而愈演愈烈的原因。很多道理不是老師、爸媽沒有教,而是沒有教到有內化效果。


霸凌他人的孩子更需要培養同理心;而了解霸凌事件的同學們,若也有強烈的同理心,整體校園願意經營的友善氛圍,讓校園中的孩子願意分享、感受被接納,對話過程不否定孩子的負向情緒,而是使用漸進的引導,讓孩子走向理性與同理,孩子的理性會開始運作,接下來才有較友善成熟的思考。

這本書從觀念到方法有著完整的敘述,不僅提供處理霸凌事件的方式,透過文章的分析也能學習與自己的孩子或校園的學生溝通方式,是一本有著完整系統與實用的書籍!


 

*********************************************************


查閱了關於霸凌一詞的解說,維基百科上說明,

欺凌過程,蘊藏著一個複雜的互動狀態

牽涉的學生可分為幾種:
  

•    欺凌者(英文:Bully)發動欺凌行為,通常還帶領其他同學參與其中。
    

•    受害者/被欺凌者(英文:Victim/Bullied)受到欺凌。
    

•    協助者(英文:Assistant)跟隨欺凌者,直接參與欺凌行動。
    

•    附和者(英文:Reinforcer)支持欺凌者的行為,例如:在旁嬉笑或吶喊助威。
    

•    保護者(英文:Defender)安慰及支持受害者,嘗試制止欺凌行為。(但這樣的人通常為數不多)。
    

•    局外人(英文:Outsider)置身事外。(也有些是害怕幫助受害者會讓自己受到欺負而假裝局外人的身份。但通常如果受害者轉學或是住院..等無法到校上課時,欺凌者便可能從局外人裡挑選下一個目標)。


    全站熱搜

    Mich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