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終覺得,書桌是讓一個人得到完整自我靈魂的空間;米爸知道我的需求,將家中最大的書桌讓給了我,讓我寫著自己喜愛的語言。

這幾天,與好友們一起享受雲莊與雪霸國家公園的山中休憩,在高山草莓梯田中採草莓,並帶回了馬拉邦山的楓葉,我帶回了「南奧北馬」中馬拉邦山的楓紅美景~

看著拍下的照片,整理著撿拾的楓葉,書桌上也散放著零星閱讀的作品,還有書寫的文字、給表演藝術與編輯的文稿.....

星期一,米爸搭高鐵去工作,看著他書桌上堆放了我侵佔他書桌的物品,心裡覺得很抱歉卻也感謝,感謝這位好伴侶原諒另一半的侵佔~


P1460233.JPG 


曾有長輩說,媽媽的書桌,是檢驗媽媽在家庭位置是否像是隱形人的方式? 我不禁想著自己生在幸福的年代,至少免了三從四德的壓迫;三從弱化了女性在社會的位置,使得女性僅剩下了廚房與餐桌!

家庭,是媽媽的事業,婦女的奉獻常被視為理所當然,卻也因著女性年紀逐漸增長,開始思考自己生活的主權,期待能安排自己的時間表;重新檢驗過去被視為理所當然的一切,想要為自己而活,找尋出生存的價值。公領域,是婦女可以貢獻的位置,投注於公益事業的女性越來越多!

一位全職媽媽的長輩與我分享,過去先生忙碌於工作時,只要負責早、晚餐,而退休後的先生連同午餐也要負責,自己的時間都被佔據,先生退休後反而不知所措,不知道如何照顧自己!我想著經歷過更年期的男性與女性不容易溝通,就如同青春期的孩子一樣,大概就是因著女性過去隱忍,現在想改變,而男性過去太過於事業的忙碌,以至於心裡越是不服老。

這是一個相當有趣的觀點,也是我未曾思考過的想法;老化,是一個時時在進行,且不可抗拒的過程,現在的自己怎麼照顧自己,無論是心裡或身體,決定了未來自己的健康與外表。所以,讓自己擁有好的身心健康面對生活的各式壓力。並且懂得先處理好自己的情緒!

不處理孩子的壓力,就會變成自己的壓力。壓力往往來自於能力不足以應付需求,那麼,就提升能力。能力,來自於生活的經營,包括學習與自己相處...還有珍貴的書桌!

書桌是我的角落,就像孩子的遊戲角。生活,不只是一天一天的故事,也是一點一點的細節;這張桌子,寫下我對生活的咀嚼~

 

P1460177.JPG   


我總在書桌前陶醉著手中的閱讀,最近的翻閱是盼到的胡淑雯首部長篇小說《太陽的血是黑的》。

想著第一次閱讀胡淑雯的散文《界線》,是在第二十七屆時報文學獎散文首獎,一入眼 「把這個故事從垃圾堆裡撿回來,講一遍。」的文字,她那「爬滿謊言的苔蘚」用詞,隱藏著無從根治的舊疾吸引了我的注視。胡淑雯在書中說「傷口像一張不曾癒合的嘴巴」,她偶爾旁觀他人之痛苦,但不在別人的噩運裡喧嘩取鬧,她寫精神病患、政治犯、性侵受害者、變裝皇后,讓這社會版新聞的名詞移轉至小說,對現實保持敬重,也為刻板印象寫人物故事.....

我坦承,自己並不喜愛無骨黏膩柔情風格的暢銷女性作家風格,吸引我眼光的總是帶刺的、諷喻的、誠實的、老舊的、沉積的、打著自己的仗的.....生命不知道自己是生命,只想要奔跑,閱讀著這些坦承與不堪回首的笨重,一只小小的筆,可寫下的是無可預期的人生節奏~

書房裡的藏書,得以窺見一個人的靈魂,書桌上的物品,反映著主人的片段性格,生命的連載就在這一方空間裡涓涓寫成!

我的生活伴侶,縱容我可以躺臥在文字的房間裡,擁有自己與文字對話的獨處,這是我的私領域,得到極大的尊重與支持,是米爸貼心帶給我的幸福感受

 

    全站熱搜

    Mich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